佛系更文
本质还是画手
转载拉黑,要授权一般会给

杂食党,主混全职
沉迷吴叶、方王、双花、双鬼、林方、周叶

嘉世粉
cp随便拆(除双花双鬼)但不要ky谢谢

坑品堪忧

ky拉黑

和 @御玖 是组合! 两人合作号@W.Z

【喻黄/喻队生贺】论两个美术生怎么告白

又名:两个从小套路对方还套路成功的案例


喻文州知道自己不适合这里

他绘画天分很高,就是速度太慢了。老魏也有单独找他谈过,但是被他一句话堵了回去


“魏老大,我喜欢这个专业,我想练下去。”


魏琛也无可奈何。这群小兔崽子一个比一个有想法,喻文州其实文科很好,甚至一来就因为成绩坐上了班长的位子,也不知道怎么说服家长就来了特长班。虽然他细节刻画的很好,构图什么的都不错,但是都是高一刚学,别人一个星期就画完的素描,他得画两个星期可能还多一点——这也慢太多了,而且这个时间比例一直持续到高三。


每次专业考试都是因为时间原因卡着及格线过的,还因为这个在班上得了个吊尾车的称号。


与之相反的就是画室另外一个天才,黄少天。


速度很快,刚学就可以两三天画完一张,唯一的缺点就是太毛燥,细节刻画不行。


哦,这是指绘画方面的缺点就这一个,他本人还有一个特别大的缺点,话很多,话特别多,特别特别多。

多到全画室除了一个人全部都嫌弃的地步。


那唯一一个不嫌弃他话唠的人就是喻文州。


说来奇怪,这两个一个画室第一,一个画室倒数第一,关系却特别好。据说当年初中还是同学,一起考上的这所高中,还被分配到同一个宿舍,不得不说也是一种缘分。


而这两天喻文州要生日了,就算他们已经高三,但是自诩作为好兄弟的黄少天觉得自己还是要有点不一样的表示。


“诶诶诶郑轩”黄少天把凳子往后挪了挪,靠在郑轩桌子上问道“你说,送班长礼物的话送什么比较好?哎他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啊,啧,最烦他这样的人了,天天说着可以啊没问题啊搞得现在送东西都不知道送什么,当然我还是喜欢我们班长的嗯嗯。”


“黄少……”郑轩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你这个和班长最亲近的人都不知道送什么我怎么知道啊……你有空来问我不如自己去好好琢磨琢磨啊……”


黄少天跳起来把椅子踢回座位,喊着:“我要是琢磨的出来送什么我还用得着找你问吗,真的是,这可是……”

黄少天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吓得整个人一个激灵。


“少天。”喻文州问道“你们在聊什么?送谁礼物?”


“我靠班长你这样很吓人知不知道,你看我都给你吓得,我……”黄少天慌忙想转移话题,奈何技术不太高明

喻文州看他不想说,便也不强求,配合着他转移话题,而且也的确找他有事:“少天,魏老大找你过去一趟。”


“诶诶魏老大吗?我马上去!”黄少天一溜烟赶紧跑了,生怕喻文州追究起来了之前的话题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离去的方向,转头又看了一眼郑轩,朝他笑了笑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郑轩:…………淦,夹在这两个人中间压力山大啊……


转眼就到了喻文州生日的当天。


喻文州也不是傻,相反他智商可能还比一般人高一点,黄少天反应那么明显他怎么猜不出来,又不是不记得自己生日快到了,只是看破不说破而已。

何况他也不想那么快挑明,他也想看看黄少天会给自己什么惊喜。


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惊喜会这么大。


“文州。”

喻文州洗完澡一出门就看见黄少天早已冲洗完坐在床边


“今天是你生日对吧对吧?而且还是成年生日是吧?!我想了好久该送你什么礼物但是我就是想不到啊,你看我们认识这么久,从小到大什么礼物没送过,再送也没新意了。”


黄少天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拽了拽手下的床单站了起来,渡了两步回味了一下又觉得哪里不对,拉着喻文州就出了宿舍

“文州我、我带你去画室吧,我……我觉得接下来的话还是在那说比较好……而且东西也放那了……”


喻文州看起来很冷静,实际上内心早就炸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遇上某些事情的时候比黄少天更不冷静。

就像今天这件事。


黄少天把他领到画室,先手忙脚乱的抽出一张画,还小心翼翼的躲着喻文州不让他看见。放到后面的写生台上面又转过身面向喻文州,定了定神,说到:


“文州,我想了很久啊,想了这么久我也没有什么主意,最后想了想,我决定告诉你一个秘密。”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生怕自己那口好不容易聚起来的气就这么散了,一鼓作气出口的话近乎是用喊的:


“喻文州,我喜欢你!”


画室一时静了下来,黄少天闭着眼睛不敢睁开,生怕看到自己不想看的东西。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特别轻,仿佛能随着一阵风飘走“你……要说的就是这个吗?”


我靠,黄少天心想,我说都说了你还问我是不是?


他闭着眼睛,一口气把这么多年的包袱一股脑到了出来:“喻文州我就是喜欢你,对你没听错,不是别人就是你,而且是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的,还记得我们两家小时候是邻居吗?我当时看见你忘带钥匙坐在家门口就觉得这个小男孩真好看,不然你以为我谁没带钥匙都会带回家啊啊啊?后面也是一直故意粘着你的,小时候还不懂,可能还只是单纯的欣赏,但是谁知道我们怎么这么有缘啊?这么多年的同学就算搬家了也能天天见,那一点顺眼早就变味了好吗好吗??其实我也不想的……啊啊啊我都在说什么啊……”


黄少天转过身,摸索着把放在写生台上的画拿了起来


“我知道你是真心喜欢美术专业啊,只要你不嫌弃我我可以一直陪你走下去,我们一起考清华美院,不行的话还有央美国美广美等着我们呢,还记得我们两个小时候画的画吗?我拉着你硬要你画了一个我,然后我再在旁边再画了一个你,我现们在技术好很多了再把那张重画一遍怎么样?”


黄少天手中的画终于被他翻转过来:一张8开的纸,上面一半是画完的,一半是空的。画完的那半上面画的是喻文州,眉目温和笑意吟吟,一个温润君子跃然纸上,仿佛从画中走出来。


“文州,你愿意把这张画补齐吗?”黄少天终于敢睁开眼,直视喻文州一字一顿道


喻文州微微垂眸,上前一步接过画,随手一放任由它飘到一旁的桌子上,一把搂住黄少天:“少天……我……我只是太惊喜了……因为……我也喜欢你啊。”


“文州???”黄少天又惊又喜,还有什么比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更值得高兴的吗?


“不过”喻文州拿起一旁的画“我画图的速度比较慢,你也是知道的,所以这张画我准备用一生的时间去画,你准备好了吗?”


——end——


彩蛋一:

黄少天被魏琛叫走就是因为他让魏琛帮忙改画

黄—说是不知道送什么其实早就想好—少天


彩蛋二:

喻文州当初不是忘带钥匙,而是故意不带,他早就在小区公园里看上少天了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仲逸 | Powered by LOFTER